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法律咨詢 >

一處老宅 三起官司 四年訴訟

時間:2018-12-04 22:36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張宇 點擊:
面對拆遷,一個家庭在法律上應該注意哪些問題呢?我國司法實踐中一般按以下原則進行確定:通過繼承房屋享有宅基地使用權的,其拆遷款分配問題,應由房屋所有權人和共有權人按照約定分配,具體分配數額可根據房屋共有比例計算。

 插圖 王金輝
 

 

  一場拆遷,在老朱家掀起了一場風暴。圍繞著吉慶街28號這套老宅院,祖孫四代打了4年官司,這是朱老爺子當初沒想到的。

  2012年,他和再婚的老伴把28號院贈與了小兒子朱兵兵,希望小兒子能夠給自己養老送終。2014年,朱老爺子去世后,他另外的三個兒女站了出來,主張對老宅及拆遷利益的繼承權利。于是,一家人圍繞著這套拆遷中的老宅,打了三起官司。


  序幕:老父親將宅院傳給小兒子


  朱老爺子一家住在通州區七俠鎮吉慶街28號,這個200多平方米的老宅登記在朱老爺子名下,他和妻子先后建了三間北房,三間西廂房。

  朱老爺子和老伴生育了兩兒兩女。除了小兒子朱兵兵,老人的三個兒女陸續成家立業,搬出了老宅。老兩口和朱兵兵一家三口繼續生活在28號院。

  1998年7月,朱老爺子的老伴去世,8年后,78歲的老人與64歲的王秋麗再婚,兩位老人相互扶持過晚年。

  2012年5月,在一家律師事務所的見證下,朱老爺子和王秋麗作為甲方,與乙方朱兵兵夫妻倆坐到了一起,雙方簽訂了一份《贈與協議書》。

  這份協議書的主要內容是,甲方將28號及院內所有房屋贈與給乙方,乙方有權占有使用、處分該房屋,因該房屋產生的所有收益歸乙方所有。甲方二人有權在贈與的房屋中居住,直到甲方二人中最后一人去世。

  協議書還特別約定,如遇拆遷,房屋拆遷后,乙方應在通州提供不小于一居室的房屋給甲方居住,直到甲方二人中最后一人去世,但乙方提供給甲方居住的房屋的所有權仍歸乙方所有。朱老爺子去世后,老伴的生活費由乙方負責。

  “簽協議時,老爺子已達84歲高齡了,身體每況愈下,他是擔心自己去世后,我的生活費和居住問題無法解決,才提出簽訂該贈與協議。”王秋麗認為,這份協議實為附義務贈與協議,其目的是保障自己的晚年生活。“義務就是老爺子去世后,我的生活費和住房由老四一家負責。”

  2014年3月,朱老爺子沒有熬過冬天去世,隨之而來的拆遷消息,引燃了這個家庭的矛盾。


  第一起訴訟:贈與協議有沒有效力?

 

  “這個協議我們不知情!”朱兵兵的倆姐姐和一個哥哥不承認《贈與協議書》的法律效力,他們認為這套老宅是父母的財產,既然兩位老人都已經去世,那么作為兒女的他們有權繼承自己應該有的份額,于是三人將繼母王秋麗和四弟朱兵兵夫妻倆告到了法院。

 


 


  法庭上,首先表示反對的是王秋麗。她說,老伴去世后,原告三人趕自己走,“我現在在村里租房住,生活費自理。如果法院確認贈與協議無效,那么,我作為老爺子的合法妻子,按照法定繼承,他的遺產中也有我的相應份額。”

  另一方被告,朱兵兵和妻子雖然情緒激動,但態度上有了妥協,他們認為,贈與協議是贈與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規定,“老爺子是將自己的份額,以及繼承母親的五分之一的份額,贈與了我方,這部分不能被確定無效。”

  法院審理認為,吉慶街28號院是朱老爺子和原配妻子的共同財產,兒女成家后,沒有分家析產。老太太去世后,由于沒有遺囑,因此,發生法定繼承,朱老爺子和四個兒女均享有合法的繼承權。

  對于老人的再婚配偶,法院認為,雖然王秋麗沒有參與28號院的建設或翻建,但在老人去世后,她享有繼承朱老爺子遺產的權利。

  于是,法院最終認定,《贈與協議書》中,朱老爺子將28號院房屋中自己份額,以及繼承原配妻子的份額,贈與小兒子一家的部分有效,但他將另外三個兒女的份額贈與小兒子的部分無效。

  法院還特別提到,《贈與協議書》還涉及“院”的贈與,而院則涉及宅基地的使用權問題,這一贈與沒有法律依據,因此,這部分也被確認無效。

 

  第二起訴訟:老宅房屋如何劃分?

 

  針對《贈與協議書》有效無效的判決落錘生效,那么關于老宅份額的具體劃分,還需要一場訴訟來確定,于是,老朱家的四個兄弟姐妹再次對簿公堂。

  這場官司以法院調解書的形式終結。法院確認,吉慶街28號院落內正房三間和西廂房三間中,朱兵兵享有十分之七的份額,另外三人各享有十分之一的份額。

  2016年12月,拆遷真正進入吉慶街,朱兵兵作為乙方和甲方拆遷公司簽訂了《集體土地房屋拆遷補償協議》。

  協議第一條明確了乙方被安置人口共計4人,即朱兵兵和妻女一家三口以及繼母王秋麗。

  協議的第二條則具體約定了拆遷利益的構成,其中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拆遷補償款,包含了宅基地區位補償價款、房屋重置成新價款、裝修及附屬物補償費、設備移機費;另一部分是拆遷各項補助費和獎勵費,包含了安家補助費、獨生子女補助費、合法利用土地獎勵費、宅基地少建房獎等十多項內容,上述兩部分共計172萬多元。

  之后,根據《安置及臨時周轉協議》,朱兵兵需要拿出購房款87萬多元,購買4套、面積共計214平方米的安置房。剩余的拆遷款85萬多元發放到了朱兵兵手中。

  其中,朱老爺子的再婚配偶王秋麗作為被安置人,分到了一套47平方米的房屋和余款3.6萬元。

  拆遷利益落實,該如何劃分呢?按照第二場官司中的調解書,似乎很簡單,拆遷利益乘以各自的份額便是。但是,因為拆遷利益有著復雜構成,不僅包括了多達16項的貨幣補償,還有數套安置房,于是,2017年5月,老朱家的四個兄弟姐妹第三次對簿公堂。


  第三起訴訟:拆遷利益如何分配?

 

  提起訴訟的是朱兵兵的二姐朱玲玲,她將繼母、另外三個兄弟姐妹訴至法院,要求朱兵兵一家支付拆遷補償款、補助款等共計39萬多元,以及安置房屋折價款5萬元。

  庭審中,大姐和四弟朱兵兵站到了一起,二弟則和朱玲玲一個觀點。

  朱兵兵認為,二姐朱玲玲占有十分之一份額的是拆遷補償款中的裝修補償,至于宅基地區位補償款,朱玲玲的戶籍并不在被拆遷范圍內,安家補助費,她也不符合身份,搬遷補助費與搬遷獎勵、合法利用土地獎勵等,都是針對自己積極配合拆遷的相應補償,朱玲玲無權享有。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房屋重置成新價款、裝修及附屬物補償款、搬遷補助費,應按照調解書確定的十分之一進行劃分。

  宅基地區位補償價款,合法利用土地獎勵費、宅基地少建房獎,法院認為這是朱老爺子和原配妻子遺產的轉化形式,兒女享有平等的繼承權,朱玲玲應分得四分之一。

  安家補助費、提前搬家獎勵費,法院認為,朱玲玲不是被安置人,也不在訴爭房屋中居住,因此無權享有這項補償。

  最終,一審法院確定朱玲玲享有的拆遷利益為33萬多元。

  朱兵兵一家不服上訴。2018年11月,二審法院認定,涉案老宅的宅基地區位補償價款、合法利用土地獎勵費、宅基地少建房獎不應是兄弟姐妹四人均分,而是按照調解書確定的份額劃分,按照十分之一的份額,朱玲玲應該分得14萬多元。

 


 


  思考:一個家庭該如何面對拆遷?

  面對拆遷,一個家庭在法律上應該注意哪些問題呢?北京通平律師事務所唐長城律師在北京市通州區執業多年,曾代理過多起家庭拆遷糾紛案件。唐律師分析稱,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當一宗宅基地上的房屋由多人共有時,宅基地使用權的份額如何確定,進而宅基地的有關拆遷利益的份額如何確定。

  唐律師稱,我國司法實踐中一般按以下原則進行確定:通過繼承房屋享有宅基地使用權的,其拆遷款分配問題,應由房屋所有權人和共有權人按照約定分配,具體分配數額可根據房屋共有比例計算。

  “面對拆遷利益分配產生矛盾時,無論是協商解決還是通過司法途徑解決,各方可以通過咨詢律師、拆遷工作人員,維護家族成員之間的和睦關系,避免不必要的訴累。”唐律師說,如果能夠協商成功,達成協議的,所簽協議最好對房屋、宅基地及其他拆遷利益的歸屬都進行明確的約定,以免再產生新的矛盾。

  (文中地點和當事人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组六杀号最准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