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知青人物 >

北京知青王立山:曾是“四五”運動的1號“反革命”通緝犯

時間:2013-12-30 01:05來源:北青網 作者:佚名 點擊:
1976年4月5日清明節全國人民悼念周總理期間,“四人幫”的倒行逆施激起了人民的極大憤怒,那段時間,王立山剛從工作了6年的黑龍江建設兵團回到北京,準備要去山西工作。總理的逝世讓他悲痛不已,但“四人幫”卻要求不準設靈堂、不準戴黑紗、不準送花圈、不準

 


      “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灑淚祭雄杰,揚眉劍出鞘。”在那個載入史冊的4月5日,這首小詩被貼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正北面,成為當時的“001號反革命案件”,作者被全國通緝。

 

      王立山在三十多年后談起往事,言語平靜:“我的這首詩是‘四五運動’千百萬首詩詞中的一首,它和所有詩詞一樣,反映了當時民眾的政治認識、意愿、情緒和呼聲。我只是當中的一員。”

 


 
 

      “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灑淚祭雄杰,揚眉劍出鞘。”在王立山家中的臥室墻上,至今還掛著這首1976年“四五運動”中廣為流傳的詩。王立山就是這首詩的作者。

 

      在那個載入史冊的4月5日,這首小詩被貼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正北面,直指“四人幫”的倒行逆施,被當時列為“001號反革命案件”全國通緝。

 

      當年那個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如今已是滿頭華發,但那段塵封的歷史記憶顯然還潛藏在他內心的某個角落。床頭那幅字是王立山按照當年翻拍下的手稿“描摹”出來的,字跡如刀劈斧砍一般剛勁有力。

 

      談到這段往事,他的言語間顯得很平靜。“我的這首詩是‘四五運動’千百萬首詩詞中的一首,它和所有詩詞一樣,反映了當時民眾的政治認識、意愿、情緒和呼聲。我只是民眾當中的一員。”王立山說。

 

文具店里買筆墨   郵局臺子上十幾首詩一氣呵成

 

    

       1976年4月5日,那天在王立山的印象中天氣不錯,微寒的空氣中已經能嗅到春天的氣息。

 

       他早早起床,獨自一人騎著自行車往天安門廣場奔去,懷里揣著他前天晚上用鏡框裱好的悼念總理的詩歌。這幾天他一直在感冒,本來打算昨天清明節去天安門的,可是卻病倒了,只好趕在5日一大早才出了門。這首詩這樣寫道:

 

      春意初發花香凝,

      寒夜暗寂懸冷星。

      漫漫哀思繞華夏,

      烈烈雄鷹金目瞑。

      白花一朵寄深情,

      遙望征程困難橫。

      錚錚純鐵孩兒骨,

     酷默之后有雷驚。

 


 

     從3月末開始,像這樣的詩詞連同鋪天蓋地的白花、花圈、悼文往天安門廣場聚攏,北京的學生、工人、機關干部以及各界群眾,為了紀念1月8日去世的周恩來總理,不顧“四人幫”的阻撓,在清明節自發聚集到天安門廣場英雄紀念碑前,以敬獻花圈、朗誦詩詞、發表演說等形式,悼念總理。

 

      20分鐘不到,王立山已經一溜煙從家到了廣場。

 

      比起前一天清明節,5日當天人少了很多,花圈、廣場上顯得有些空曠。因為就在前一晚,在江青的堅持下,天安門廣場的花圈和標語被決定清理。

 

      王立山走向人民英雄紀念碑,恭恭敬敬地將裱好的詩放在碑座前,覺得還差點什么,應該再插上一朵小白花,他騎車去了王府井。等好不容易買回來,已經是下午兩三點了。他卻發現自己放置的詩已經不翼而飛。

 

      憤怒的王立山不甘心,他想今天必須把自己寫的詩全部貼出來,十幾首已經創作成型的詩詞在他腦子里盤旋。前幾天臥病在家,王立山靈感如泉涌,長久以來的憤懣和壓抑終于找到了出口,他在家中揮毫潑墨,想到一首就立馬寫在紙上,掛在墻上。

 

      《揚眉劍出鞘》就是他在一天騎自行車從家去復興醫院的路上即興創作的。“‘欲悲聞鬼叫’是第一句鉆進我腦袋的,我當時想,用鬼來比喻,是合適的。‘我哭豺狼笑’用了一個對比,當時腦子里還在想豺狼是怎么笑的。大概就是在騎自行車一來一回的路上就有了這首詩,”王立山回憶道,“‘揚眉劍出鞘’這句詩其實是有來源的,李白曾在詩中寫道:‘撫長劍,一揚眉。’李白那句加了注,也是從前人那里引來的。”

 

      下定決心當天要獻出所有的詩,王立山正考慮去前門文具店買筆墨的當會兒,廣場上已經開始廣播了:“今天,在天安門廣場有壞人進行破壞搗亂,進行反革命破壞活動,革命群眾應立即離開廣場,不要受他們的蒙蔽。”王立山走到廣場前門出口時,天安門廣場已經開始只讓出不讓進了,他顧不得想太多了,一咬牙“出去了再說”。

 


 

      然后,他飛奔向前門大街,在文具店里買了筆墨、紙張和糨糊,又鉆進一家郵局,趴在臺子上,憑著記憶,奮筆疾書,十幾首詩一氣呵成。“我還記得那些紙張就是普通的白紙,不到A4這么大。”當他急忙趕回廣場時,已經是黃昏時分了,天安門廣場完全不讓進了,喇叭里還在一遍一遍播放著吳德的講話。

 

      他和一些群眾從胡同里面繞行,穿到了廣場里頭,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王立山趕緊朝人民英雄紀念碑走去,一群學生圍了上來,他把詩歌和糨糊散給學生,他們一一認真地貼在紀念碑上,《揚眉劍出鞘》正好貼在正北面。王立山站在一旁默默地看著人們激動地朗誦著他的作品,舍不得離開。

 


 

      一直逗留到十點多,廣場上人流慢慢散去,王立山才從天安門坐公共汽車回家。大概就在王立山離開后不到一小時,民兵便開始進場“清理”。

 

為避迫害遠赴山西   平時盡量不寫字


      4月7日,姚文元組織人馬,以《人民日報》工農兵通訊員和《人民日報》記者的名義撰寫所謂現場報道《天安門廣場的反革命政治事件》顛倒是非,對廣大人民群眾悼念周恩來,聲討“四人幫”的正義行動肆意誣蔑。4月7日,毛遠新傳達了兩項提議:一是華國鋒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二是撤銷鄧小平黨內外一切職務。

 

      當晚,廣播電臺里傳出被歪曲、被顛倒了的天安門廣場事件。王立山的這首詩被當作重要“罪證”加以引用。當時一家人正在吃飯,突然聽到自己寫的詩從廣播里傳出,王立山的心一下子沉了,他默默起身走到過道里。母親見他神色異樣,早已猜到了八分,王立山告訴母親和大哥這首詩是他寫的。

 


 

      事關重大,形勢危急。“這件事對我和我的家庭都是非常危險的事情。”王立山說,“1975年鄧小平復出后,我父親被萬里重新起用派往太原鐵路局,我父親堅決執行鄧小平的治理整頓路線。當時在‘反擊右傾翻案風’中正在遭到批斗。我要是出事了,我的父母肯定會遭到迫害。”

 

      母親和大哥馬上詢問王立山有沒有人跟蹤,現場有沒有留下任何線索。他細細回想,詩是學生給貼的,有人拍照也沒用;肯定沒有被跟蹤;但自行車被扔在了廣場,還有那個裱詩的鏡框是自己從兵團帶回來的,以前裝著自己的獎狀,慶幸的是獎狀拿出來了。大家分析了每一個細節,認為從現場遺留物來看問題不大,整個過程中他也沒有與任何人交談過,唯一的線索就是查筆跡,于是母親和大哥果斷決定,馬上去山西報到上班。為了減少麻煩,母親還特地讓他戴了一副黑邊眼鏡,于9日清晨離開了北京。

 

      臨走前,大哥還特別囑咐他,所有有筆跡的紙和本都不要帶,到山西后不要寫字,不談政治。“我到太原工作時,各方面都很謹慎,盡量做一個不引起人們注意的人。” 王立山說。其間,“四人幫”為了搜捕天安門詩抄的作者,專門印發了大本影印件,其中把《揚眉劍出鞘》列為頭號反革命案件在全市花大力氣搜捕,據說已通緝全國。形勢危急,大哥專程赴晉囑咐他不能有半點大意,平時盡可能不寫字,萬不得已要寫,也要使用歪歪扭扭的字體。

 


 

從“反革命001號案”  到炙手可熱的青年楷模

 

      1976年9月9日,王立山從收音機里聽到毛主席去世的噩耗,他預感到整個國家將面臨巨大的變化。緊接著粉碎“ 四人幫”的喜訊振奮全國,“文革”十年內亂至此結束。直到“四人幫”倒臺,他們也沒能抓到“反革命001號案”的“肇事者”王立山,原本這個秘密可以永遠保守下去,但歷史也充滿著各種偶然。

 

      追查了很久也毫無頭緒的“反革命001號案”竟然在一次偶然的旅途中被《中國青年報》記者找到了線索。1978年政治環境好轉,王立山在某次家庭聚會中談到《揚眉劍出鞘》其實是他寫的。結果這一“內部消息”被二哥在一次旅途中無意中透露給了正好坐在旁邊的中青報記者李海燕。記者迅速趕往山西尋找王立山,于是有了后來的一系列報道。

 

      1978年11月11日,就在“四五運動”正式平反前夕,《中國青年報》刊登了一整版的《天安門詩抄》作者創作筆談,其中一篇署名王立山的文章,這件事情在當時影響很大。1979年4月5日,四五運動三周年之際,《中國青年報》再接再厲,發表了長篇人物通訊《揚眉干“四化”》并撰寫社論號召廣大青年做“王立山式”的突擊手。

 


當年王立山被樹為典型的報道 供圖/王立山

 

      中青報的報道發出以后,王立山迅速成為全國炙手可熱的青年楷模,他被塑造成了一個大無畏的勇士,一個近乎沒有缺點的“榜樣”。“王立山依靠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武裝,就能夠高瞻遠矚地認清社會發展的規律。作為一個普通的工人,王立山不但出色地承擔了本職工作,而且為整個企業扭虧增盈作出了貢獻。”

 

      多年之后再見王立山,也許是“還原真實歷史”的說法打動了他。2009年的一個午后,坐在自家小院,回憶起當時的情況,王立山坦言道:“如果我不是最后一天去的廣場,我的詩不會在最后時刻還貼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正面,如果早幾天,鋪天蓋地的詩歌也許這首就不會突出出來,如果我當時放置第一首詩就走了,也沒有后來的事情……”然而,歷史沒有如果。


 

時代影響  人民不會永遠沉默


      1976年4月5日,天安門廣場上數十萬群眾祭獻的花圈、悼文、挽聯、詩歌和鋪天蓋地的白花一道將黎明前的黑暗照亮。這場悼念周恩來、擁護鄧小平、實現“四化”、反對“四人幫”的群眾運動猶如一聲驚雷喚醒了十年噩夢中民眾的自我意識,它為后來粉碎“四人幫”反革命集團奠定了偉大的群眾基礎,間接促成了“文革”的結束。后來,人們將其命名為“四五運動”。

 

      人們不會忘記那些來自大地的純樸之詩,《天安門詩抄》猶如一只嘹亮的號角喊出了10億中國人民的心靈呼聲,它以一種“抗議”的姿態恢復了詩歌的尊嚴,成為矗立在我國詩歌發展史和革命文學史上的一座豐碑。

 

      盡管天安門詩歌被“四人幫”誣蔑為“反動詩詞”,它們的作者和誦者、抄者都遭到了迫害。然而人們并沒有屈服,在“四人幫”“追查”、“銷毀”的道道“命令”面前,仍然冒著被打成“現行反革命”的危險,把它們藏在蠟燭里,壁爐中,花盆內,土地下……使它們在“四人幫”垮臺后得以重見天日。

 

      粉碎“四人幫”以后,首都群眾曾搜集、整理、編印過多種天安門詩集。后來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天安門詩抄》,它由童懷周根據其編印的《天安門革命詩文選》選編而成。

 

      《揚眉劍出鞘》是其中流傳最為廣泛的詩歌之一,這首詞鋒銳利的小詩在當年引起了“四人幫”的驚恐因而被列為“001號反革命案件”。然而,《揚眉劍出鞘》傳遍全國,成了全國老少皆知的名句,在“四五運動”中發揮了戰斗號角的作用。當葉劍英從辦公室工作人員那里看到天安門廣場抄回來的《揚眉劍出鞘》后非常欣賞,反復吟誦,連聲稱贊:好詩,好詩!并打聽作者的姓名,表示了極大的關心。

 

      1978年“四五運動”平反前夕,《揚眉劍出鞘》這首詩被宗福先寫進了自己的劇本《于無聲處》。9月23日傍晚在上海工人文化宮里一個僅能容納400人的小劇場首演,故事以兩年前的“天安門事件”為背景,將近一個半小時的演出結束后,臺下掌聲經久不息,所有的觀眾都記住了全劇的最后一句臺詞:“人民不會永遠沉默”。很快話劇《于無聲處》達到了幾乎家喻戶曉的地步。

 

     1978年11月11日,王立山的事跡經《中國青年報》的報道傳遍大江南北,王立山戲劇性地從“001號反革命”成為“四五英雄”,后又被評為“新長征突擊手”,成為新一代青年楷模。

 

      直到今天,《天安門詩抄》中那些曾經喊出了無數中國人心聲的詩歌還在流傳。王立山是一個普通人,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當年的幾句詩能掀起如此大的波瀾,當時像他這樣的青年人有千千萬萬,他們都站在歷史轉折的關口,只是歷史偶然性地選擇了王立山。然而,它的意義也正在于此,滴水也能匯成海洋,一個乃至一群普通青年的自覺行動負載著千百年來我們這個民族的歷史主動精神,正是這樣的精神,讓我們生生不息。


光陰的故事  那首詩依然掛在家中的墻上

 

      王立山長著一對讓人矚目的“揚眉”,家中四處懸掛著搜集來的“寶劍”,夫人梁宜新笑稱王立山便是常常“揚眉劍出鞘”。

 

      跟許多同齡人一樣,王立山經歷了“文化大革命”,17歲作為一名北京知青到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四師三十五團八連機務排,成為一名拖拉機手。

 

      七年艱苦的勞動鍛煉、知識青年們共同求索人生價值,讓他的人生觀逐漸成熟——關心國家大事,做對社會和人民有益的事情。

 

      1976年4月5日清明節全國人民悼念周總理期間,“四人幫”的倒行逆施激起了人民的極大憤怒,那段時間,王立山剛從工作了6年的黑龍江建設兵團回到北京,準備要去山西工作。總理的逝世讓他悲痛不已,但“四人幫”卻要求不準設靈堂、不準戴黑紗、不準送花圈、不準搞悼念活動。“當時給人的感覺是他們要否定周恩來。”王立山回憶道。

 

      王立山說,“文革”已經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危害。1975年鄧小平復出,人民看到了結束“文革”、恢復正常政治經濟秩序的希望。可不到一年又開始“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政治形勢不斷惡化。“四人幫”要奪權,只能靠所謂“階級斗爭,把代表人民利益的老一代革命家打倒”。因此,他們是反人民的。如果他們得逞,必將生靈涂炭。當時,人們意識到國家、人民的命運和前途正在陷入危險境地,民眾對“四人幫”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王立山滿懷激憤地寫下了《揚眉劍出鞘》等多首詩篇,放在天安門紀念碑前。此詩被“四人幫”作為“001號反革命案件”追查,由于家人細心保護他才得以逃脫。

 

      1976年,他開始在山西上班,在太原鐵路部門做汽車修理工。1985年回北京在臺灣飯店、北京新速公司等單位做業務管理工作。1987年經自學高考,獲北京大學頒發的法律專業畢業證書。

 

      他的人生在平凡中前行。只是臥室墻上依然掛著那首廣為流傳的詩。

 


如今的王立山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14)
87.5%
踩一下
(2)
12.5%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组六杀号最准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