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知青人物 >

王毅:昔日北大荒知青 今朝共和國外交部長

時間:2016-12-12 23:36來源:北京知青網 作者:東岳 編輯 點擊:
曾幾何時,那個曾經是昔日的北大荒知青、站在起跑線上奮力奔跑的青澀少年,經過多年的打拼和奮斗,已經馳騁在廣袤的天地。從外交新星到新任外長,王毅銳意進取,厚積薄發,贏得了世人的尊重和敬仰。

 

 

王毅:昔日北大荒知青 今朝共和國外交部長

 

——王毅的銳意人生

 

 

 他曾經在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當了8年的知青,他是文革后恢復高考的第一屆大學生,他在四年大學生活中因為各方面能力突出而嶄露頭角,他憑借一口流利出色的日語進入外交部,在中國遭遇敏感而棘手的外交問題時,他的身影頻頻出現,而今,他成為外交部部長。

 

“他是一個善于思考、有獨立見解的人”

 

   1953年10月,王毅出生于北京。1969年,中學畢業后他去東北建設兵團做了一名戰士。兵團所在地是緊鄰俄羅斯的黑龍江省黑河市,是一座知青印跡鮮明的城市,國臺辦副主任葉克冬、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國資委主任王勇以及作家梁曉聲、棋手聶衛平等人,也是在此度過了上山下鄉的青春年華。其中,王毅曾在公開場合稱呼同時期也在北大荒的葉克冬是自己的“荒友”。

 

 

 2012729,第八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在哈爾濱閉幕。時任國臺辦主任的王毅在會上透露,40多年前,他從北京來到哈爾濱,再轉車一整夜到北大荒,黑龍江就是他的第二故鄉。在兵團時,王毅就喜歡書法,練得一手好毛筆字。2009年,當他再次回到黑河,參觀完知青博物館后,提筆寫下:赤子之誠。

 

 

  在兵團做戰士的8年中,北京青年王毅身上有著明顯的“首都烙印”,與其他地方的年輕人相比,他對政治更敏感,也很有興趣,對國家前途命運多有憂慮,對國際大事也特別關心。即便在兵團學習氛圍不夠理想的條件下,王毅勞動之余也閱讀了很多文史書和外語書,打下了比較扎實的文史基礎與文學素養。生活的磨礪開拓了王毅的視野,增加了他的閱歷,使得王毅的文筆在求學以及后來的工作中廣受贊揚。

 

 “與成千上萬的同齡人相比,與我那些朝夕相處的伙伴們相比,我是幸運的,有機會站在了這條新的起跑線上,人生的軌跡也隨之變化。但我深知,這絕不僅僅是個人命運的改變,更是一個時代的改變,一個歷史的進步。”王毅在《二外四十年》一書中回憶道。在1978年那個生機勃發的春天,王毅走進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初次見面感覺他不是特別外向的人,但是非常有能力、盡職盡責。”談及對王毅的第一印象,當時王毅在校學習時的系黨總支副書記、輔導員宋春林回憶說。

 

 王毅在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當了8年知青,他們這一代人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沖擊和上山下鄉的洗禮。在北大荒戰天斗地的歲月里,在夜深人靜的煤油燈下,王毅和他的戰友們曾多少次向往能有上大學的機會,也曾多少次為此付出過努力。但在當時的歷史和社會條件下,能夠有資格站在這條起跑線上,能夠實現那個瑰麗的大學夢的人實在是鳳毛麟角,上大學在他們看來真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1977年國家恢復高考制度,為這一代一直做著大學夢的知識青年打開了一扇希望之窗。王毅1977年參加高考,于1978年初進入二外亞非語系日語專業學習。當時1977級日語專業一共有3個班,王毅因為在入學前有過豐富的生活工作歷練,被推選為日語專業2班的班長。“站在起跑線上,第一個深切感受是這一刻來之不易。1978年初,當我背著行囊第一次走進二外的大門,我似乎仍然不能完全相信這一事實。這一天,對于我,對于我們這一代人,都太重要了,也到來得太艱難了。”王毅在母校四十年校慶出版的《二外四十年》一書中撰文回憶說。

 

“大學是一個與自己打拼的場所”

 

 由于王毅是全國恢復高考后第一屆大學生,對于知識的渴求讓這一代人進入大學后倍加珍惜難得的學習機會。所有的學生都在匆匆地趕往教室,匆匆地趕往圖書館,排著長長的隊伍購買中外名著,跑到很遠的地方看重新放映的中外電影……就像海綿吸水似的,人們拼命地讀書,如饑似渴。“那個時代的大學生總覺得一天24小時不夠用,每一個人都是拼命地學習。每次上課之前,他們都已經把課本上的內容基本掌握了。作為班長的王毅也常常帶著大家一起學習、討論。這讓剛留校任教的我感到壓力很大。”曾經教過王毅的二外日語學院潘壽君教授說。

 

 善于思考、有獨立見解、理解力強,這幾乎是每一個接觸過王毅的老師、同學對他的評價。濃厚的學習氛圍浸染著每一個莘莘學子,入學已經24歲的王毅在學習上十分勤奮。他說,站在起跑線上,首先不是與同學的競爭,而是與自己的打拼。作為一個年齡相對較大的學生,如何彌補自己的先天不足,不要在學習上拖整個班級的后腿,是王毅要面對的首要課題。“我們班上還有幾個與我經歷類似的同學,大家都抱定一個信念,抓緊一切可以利用的時間,放棄一切可以放棄的休息,全身心地投入到學習當中,尤其是一、二年級階段。”王毅在文章《站在起跑線上》寫道。

 

 1981 月,王毅(左一)等人被學校評為“三好學生標兵”

 

    日語系三個班級40幾個學生的來源,很復雜,工農兵各種身份都有,但大致可分三種類型,一種是普通中學應屆畢業生,一種是外語學校畢業的,另一種則是像王毅他們,靠自學考進來。日語系的這三個班,正是根據這三種類型劃分:一班是中學畢業學生班,二班是由自學考來的學生組成的班,三班是專業班。專業班在1981年畢業,一班與二班的學生則在1982年畢業。

 

北京二外日語系現任主任秦明吾教授當年曾是王毅的日語教師,在他看來,王毅這一屆大學生,整體素質都非常高。秦明吾說:“文革”后第一次高考,考生有應屆的,也有老三屆的,除應屆的外,其他人參加考試,沒有一定的積累,是很難考中的,他們肯定要在正常的工作、勞動之外,額外地多承擔一些東西。他們平時就注意學習。在當時,他們也不知道要恢復高考了,能夠考中,主要靠平時的積累。”

 

40幾位日語專業畢業生,大多進入外事機構或涉外部門工作,有的進了外交部、外貿部,有的進了科學院、中國人民銀行,有的則進入全國婦聯、中國旅行社、高等院校。進入外交部工作的,一個是王毅,另一個是張姓女生。20多年后的今天,他們大都已是所在崗位的領頭人。而王毅,是其中出類拔萃者。

 

邱華盛現在中國科學院工作,在考入二外前,在一家工廠上班五年。他與王毅同住一個宿舍,是上下鋪。邱華盛介紹,在他們二班,王毅和他都是一般家庭出身,而其他同學,則多是高干子弟,有幾位來自于外交官家庭。

王毅的師友介紹,在二外期間,王毅善于思考,興趣廣泛,對國內國際大事都很關心。他擅長寫作,“筆頭尤好”。

 

 

北京律師王小平是王毅當年的同班同學,他說:“王毅在“文革”期間被耽誤的時間比較長,在兵團時學習條件不好,年齡又大,從學外語方面講,他的條件并不好。王毅文筆很好,經受過社會磨練,閱歷豐富,如果搞寫作,具備很好的條件。”

 

王小平介紹,當時王毅已經非常成熟,相貌端莊,舉止穩重,與眾不同,明顯超過其他同學。令王小平印象深刻的是,班上舉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討論會,王毅的見解尤為成熟。

 

在王小平的印象里,王毅的畢業論文寫了兩篇,一篇是把中國歷史與日本歷史相比較,一篇則是寫日本語言和中國朦朧詩的比較。王小平說:“他的視野不僅僅在日語專業上。據說當時老師都沒辦法對他的這兩篇文章進行評判。”

 

 二外一些老師也回憶說,那時候1977級有這么一群學生,每天的生活軌跡極為單調,從宿舍到教室再到食堂,三點一線,循環往復,王毅就是其中之一。他們在課堂上與老師形成良好的互動關系,隨時提問,主動請教,相互啟發,深入思考。“年齡大本來是學外語的劣勢,但當你能夠更理智、更自覺、更創造性地學習時,劣勢則變成了優勢。”王毅認為。

 

 

 大學期間,王毅所在的班級組織了一個沙龍,不定期地就大家感興趣的問題進行討論,如中國的封建社會為什么如此漫長?中國戊戌變法與日本明治維新的成敗比較等等。“我們除了積極參加學校組織的各種講座外,還盡可能地廣泛涉獵各種新的知識和信息。現在回想起來,大學四年更重要的是給了我們學習和思考的時空,為我們啟開了接受知識的大門。”王毅回憶說。

 

 在二外期間,王毅發表了兩篇日語專業論文和一篇翻譯作品,其中一篇論文發在了國內知名的日語研究刊物上。“一個本科生能在大學期間發表論文和翻譯作品,這讓王毅在學校一鳴驚人。很多同學對他的勤奮和努力表示敬佩。”宋春林說。對專業的深刻領悟和理論探索讓王毅在專業學習上走得很遠,大學畢業時他的功課幾乎門門第一,學習成績位列全年級第一。王毅的畢業論文亦得到了師長的高度評價,被評為優秀畢業論文。

 

“二外1977級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入黨的學生”

 

  對于王毅出任中國外交部部長,日本媒體對他的評價是:相貌出眾,才華過人。大學時代的王毅除了專業成績優秀,也是一個能力出眾的學生。8年知青生活的歷練讓他顯得比同時代的人成熟許多。在那8年的知青歲月中,王毅并沒有放棄學習,他撰寫的文章經常發表在黑龍江的各大報刊上。王毅對文學、歷史情有獨鐘,有才氣、不傲氣也是很多師友對他的印象。“王毅對待師長和同學都很謙和,講究禮節。即使現在聚會的時候,拍照合影時他也一定會讓老師站在中間,他站在旁邊以示尊重。”宋春林說。

 

王毅返回母校二外在學生食堂用餐

 

“王毅上課的時候很善于提問題,而且會把語言知識點積極運用到會話中。” 潘壽君說,“上學的時候,王毅還經常組織全班同學進行課下討論,組成會話小組,學習語言只靠一個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他那時候就顯示出很強的團隊意識和良好的溝通能力。王毅所在班級學生的學習成績普遍很好,這與王毅以及其他班干部的積極組織和相互促進是密不可分的。”

 

“我們的目光不能停留在校園的四年。因為,在你的人生旅途上,這只是一段短距離的競賽。四年后,你還會不止一次地站在新的起跑線上。你的一生,應該永遠保持一種積極向上、勇往直前的狀態。四年的大學生活,只是為你今天走得更穩、跑得更快打一個初步的基礎。”王毅在回憶文章中說。

 

1981年底,王毅正式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為此,二外還專門召開了全校范圍的入黨積極分子會,王毅在會上發言。“他是1977級第一個入黨也是唯一一個入黨的學生。” 宋春林說。

 

從外交新星到外交部長

 

 20133, 得知王毅當選新任外長,宋春林第一時間給當年的學生王毅發去了祝賀短信。很快得到王毅的回復:“謝謝老師。感謝你當年的培養,也請代向我認識的老師們轉致我的問候。”落款是“學生王毅”。

 

1982年大學畢業后,王毅進入外交部亞洲司工作。自此,王毅開始了自己的職業外交生涯。19899月,王毅被外派到駐日本使館工作,前后共五年。

 

 

2001年,王毅出任外交部副部長,從科員到副部長,他只用了19年的時間,所經歷的每個職位幾乎都創下了“外交部該職位最年輕的紀錄”。1996年到1998年期間,王毅在南開大學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研究中心攻讀在職碩士研究生,獲得世界經濟專業經濟學碩士學位。至今,研究中心的老師對他印象頗深,“他在學習上非常刻苦認真,完成了所有課程,順利地畢業了。”19978月至19982月,王毅公派美國喬治敦大學外交研究所當訪問學者。回國后不久,即升任外交部部長助理兼政策研究室主任。19999月起,王毅在外交學院攻讀國際關系專業的博士學位。國際關系研究所的周啟朋教授是他的導師。周教授透露:“他當部長助理的時候在外交學院讀博,論文研究方向是當代國際關系。”20012月他升任主管亞洲事務的副部長,成為當時外交部中最年輕的副部長。

 

從一名普通的外交工作人員,到亞洲司的主管,王毅在亞洲司前后工作了11;即便是在擔任副部長時,他依然主管的是亞洲事務。1990年代初,在日本工作的五年時間,使王毅有了“日本通”的雅號。而真正使得王毅在國際外交界嶄露頭角,還要歸于朝鮮問題六方會談。在會談的前三輪,王毅作為中方代表團團長,以他對亞洲事務的詳熟和掌控問題的能力,充分地展現了自己的外交風度。

 

20086月,王毅接替陳云林任中共中央臺灣工作辦公室主任、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主任,成為北京對臺事務的新掌門人。

 

 

在外交部,一些老干部對王毅的印象是:思維活躍、知識面廣,能吸收借鑒學界的新理論、新觀點,勇于承擔責任并善于與媒體溝通。在王毅突出的個人能力中,“好文筆”是大家公認的。因此,王毅被稱作“新派外交官”。

 

外交部素有“金龜大本營”之稱,指的是外交部的元老們都愛提攜自己的東床快婿。前外交部副部長、現任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王光亞的岳父,是前外交部長陳毅元帥;前外交部長李肇星的岳父是老外交官秦力真;前外交部副部長、黨委書記、現任國務委員、外事辦主任戴秉國的岳父,是前外交部副部長黃鎮……而王毅身后的“老泰山”錢嘉東也非同一般,在王毅步入職業外交生涯的初期起了關鍵的作用。

 

 王毅在日本擔任中國駐日大使的三年中,接觸了大量的日本人。大到重要會議,小到民間社團,可以說有求必應。“王毅特別了解日本的想法,也堅持中國的原則,他能把中國的想法,以日本人能接受的方式說出來。”日本共同社資深記者河野徹說。一次,王毅在日本防衛大學演講時,解釋中國的“武”字由“止”、“戈”兩個字組成,即“止戈為武”,形象地闡述了中國傳統文化“以和為貴”的內涵。日本媒體評論說:“他講得很生動也很深刻”,“他的日語很高雅”。

 

 

 201454511,在李克強總理非洲之行的身邊,從埃塞俄比亞到肯尼亞,不同的外交場合,在李克強總理的身側,頻繁出現幾張熟悉的面孔——外交部部長王毅、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其中的王毅部長、高虎城部長都畢業于同一所大學,那就是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近年來,這3個部門的負責人,幾乎可以說是國務院總理出訪“隨行名單”中的“標配”。

 

 曾幾何時,那個曾經站在起跑線上奮力奔跑的青澀少年,經過多年的打拼和奮斗,已經馳騁在廣袤的天地。從外交新星到新任外長,王毅銳意進取,厚積薄發,贏得了世人的尊重和敬仰。

 

 王毅的儒雅中透著威嚴,在捍衛國家利益和國際道義時,那是相當的犀利。20153月,在回答日本記者關于“中國是否利用歷史問題作為武器貶低日本這些年來對世界和平的貢獻”時,王毅稱說, 70年前,日本輸掉了戰爭,70年后日本不應再輸掉良知。”回答擲地有聲,有理有節,贏得點贊。

 

“我們的使命是用我們的智慧和汗水來維護國家利益,捍衛民族尊嚴,樹立國家形象,擴大國家對外影響和增強國際地位。所以哪里有需要和任務,我們的外交就應該出現在哪里。不論面對怎樣的艱難,我們應當為自己的行動來恪守忠誠、使命、奉獻這一外交人員核心的價值觀。”

 

王毅和夫人錢韋

 

真正的男神,除了相貌堂堂風度翩翩的高顏值,還得有著讓同性跪拜在其西裝褲下的魅力、臨危不亂不怒自威的氣度,以及溫文爾雅彬彬有禮的舉止。在第48屆東盟外長會議的新聞發布會上,泰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部長塔納薩當眾向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表白”,他用英文說:“如果我是個女人,我會愛上他..……”隨后,全場發出笑聲。

 

有記者曾透露,王毅曾和他一起釣魚。除了釣魚之外,王毅還有著廣泛的興趣愛好,尤其喜歡運動。他自己曾透露個小秘密——經常打網球。而更為民眾所熟知的是王毅在卸任駐日大使回國擔任外交部黨組書記期間,和妻子錢韋一起帶領全部2000多名員工,在公開場合做健身、踢毽子、跳繩等工間操,以此表示對2008年北京奧運會全民健身熱潮的支持。

 

 

 
 

 許陳靜田亮的回憶:王毅的魅力是時代賦予的

 

 王毅1982年到外交部上班。就大學畢業生而言,算是“大齡”,已經29歲;但在外交部亞洲司日本處,是個地道的年輕人。他的座位,被安排在年長他15歲的江培柱身邊,兩人都是學日語的,后來相繼駐日工作。數年后,江培柱赴中國駐伊朗、泰國、韓國等使館擔任一等秘書、首席館員、研究室主任等職。現已78歲的他,對王毅早年在日本處工作時的印象仍然十分深刻。

 

剛工作就能為總書記寫講稿

 

 王毅剛入部的時候,我們在一個辦公室,挨著坐。我發現這個年輕人很有功底。首先是寫文章的功底。1983年較早的時候,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確定將于11月訪問日本。按照慣例,我們亞洲司日本處得為領導人準備講稿。起草的任務就交給了王毅。大家都沒料到,這篇講稿起草得非常好。時任亞洲司司長楊振亞一看,立刻決定帶著王毅和他寫的講稿去見胡耀邦。在胡耀邦面前,王毅又提出了一些好建議,胡耀邦很是欣賞。這件事很快傳遍了外交部。一個年輕人剛剛參加工作,就能見我們黨的總書記,為他出訪寫講稿,這說明王毅的功底很好,也說明王毅很早就對外交工作做出了貢獻。”

 

再者,王毅這個青年辦事很有章法。他不茍言笑,不善于講大話,就是兢兢業業做自己的事情。用那個年代的話說,是“黨叫干啥就干啥”的好青年。他擔任我們日本處黨支部的文藝委員,負責發電影票、發舞會入場券,都是繁瑣的事,又不起眼,但王毅不厭其煩。年輕同志一般容易毛躁,不愿意干這些小事,喜歡干大事。王毅的特點是,給總書記寫出訪講稿這樣的大事,他有能力做好;給大家服務的小事,他也能兢兢業業地做好。大事小事都能干。很快,他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共產黨員”。

 

沒過幾年,王毅就被提拔為副處長。那會兒他也就三十出頭吧,剛結婚,給大家發了喜糖。我那時從駐日本大使館的崗位上回到處里,發現他還是一如既往,并沒有因為當上“處頭”就自詡年輕有為,看不起別人。他毫不自滿,依然尊重同事,虛心向老同志學習。

 

 

一個人成長為外交部長,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靠的是十年幾十年的積累。正因為他的學識、他的功底、他的性格,贏得了部里同事們的信任,也為組織上所看重,一直培養他,讓他承擔起更大的責任。我現在看他對外的一些表態,像最近的南海問題,他的表態都是很有說服力的,也非常有高度。他是名副其實在外交方面有才干、有能力的同志。他的魅力在不言中。

 

他就是當外長的料

 

王毅升任亞洲司副司長是在1994年,距離他進入外交部只有12年,次年又升任司長。當時28個司局的負責人一起開會時,領事司司長張宏喜發現,王毅是比較活躍、敢于發表意見的。那時張宏喜52歲,王毅41歲。此后,張宏喜出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駐坦桑尼亞大使、駐紐約大使銜總領事等職。他笑言,那段“同時為官”的經歷,讓他對王毅有更多的關注。

 

王毅被提拔為副處長時,是部里最年輕的副處長之一;提拔處長時,又是最年輕的處長之一;提拔副司長時,仍是最年輕的副司長之一;提拔司長時,依然是最年輕的司長之一。他一直是當時外交部最年輕紀錄的保持者。

 

每年部里都會進來大批年輕人,工作幾年就看得出來,誰更努力,更有發展潛力。王毅給胡耀邦寫講稿的事傳遍外交部后,我就在想,一個年輕人為什么能寫得出總書記的講稿?這不僅僅是口才好、文筆好,文字背后是思想,這說明他思考問題的水平高,觀察問題的眼光高。他在動腦筋,在想國家之所想,而不是想科員之所想。這是百里挑一的人,是當外長的料。

 

外交部的年輕人,容易出現“三門干部”,從家門到大學門,從大學門到機關門。王毅不同,他早年有過上山下鄉的知青經歷,后來有過轉任國臺辦主任的履歷,所以他不僅精通外事業務,還了解其他方面的國情,他對國家形勢、大政方針的把握始終很好。

 

 

現在,我們每年都能聽他作報告,每年都覺得很精彩。第一他不用稿子;第二他報告的格式突破陳規,講得比較深、比較全;第三他跟得上形勢,對中央的精神和政策理解到位,不說則已,一說中的——外交是門很嚴謹的工作呀,外交無小事,一說中的,得有很高的水平才做得到,既要充分理解政策,又要講得得體,還要讓聽眾接受。像前不久針對南海仲裁案,王毅的話,“政治鬧劇”“該收場了”,這8個字,多一針見血、多有力量!還有王毅對加拿大女記者無端指責中國人權的回擊,我認為處理得很好。那名記者本來沒有問王毅,加拿大外長也回答了提問,但如果王毅不吭聲,就等于默認加拿大記者對中國的攻擊,所以該回應就要回應。

 

 當然最根本的是,王毅這種魅力是今天這個時代賦予的。最近幾年,在黨中央和習近平總書記的領導下,中國外交工作面貌一新。國家越強大,外交官的舞臺越大。當這個時代來臨時,王毅能跟上這個時代,認清這個時代,充分理解中央的精神和這個時代的外交決策,從容發揮他的才干。這是一個外長魅力的根源。

 

前不久,某位市直機關的老友跟我說,他以前不愛看外交部的表態,現在王毅外長的表態他愛看了。我跟他說,搞外交工作的人,愛國之心從來都很強,從來不比大家差,要想強硬,我們張嘴就能說出來:表示遺憾、十分遺憾、抗議、最強烈抗議、召回大使、斷交、開戰……但在國家不足夠強大時,說這些有用嗎?今天人們愛看王毅外長的表態,其背后原因是我們的國家更加強大起來了。

 

 

幾年前媒體報道過,王毅岳父是周恩來總理身邊工作人員錢嘉東,這對翁婿是“外交世家”。但要說王毅沾過岳父的光,那不可能。周總理對身邊工作人員的要求多嚴啊,錢嘉東就沒沾周總理一點光。他是外交部普通一員,又哪有什么光給王毅沾呢?我倒是想說,王毅身上有周總理的某種遺風。當年中日建交,是周總理下了一二十年功夫才水到渠成的。王毅駐日期間結交了許多朋友,也是給未來的中日關系留下了火種。

 

把工作做得讓人感動

 

2001年,王毅出任外交部副部長,當時只有48歲。在他分管的外交部機關黨委里,有一位和他同為“50后”的胡中樂。他給了我們第三個視角:在同齡人眼中,王毅是位怎樣的領導呢?

 

王毅是學日語的,雖然上大學時也學英語,但日語才是他的主科。所以他一直在拼命地補英語,否則只懂日語受限很大,這就能看出他的勤奮和志向了。我在外交部教培辦工作時,他是亞洲司司長,1997年,部里派他去美國喬治敦大學外交研究所作訪問學者,專門強化他的英語。這說明在個人努力之外,也有組織對他的培養。1998年,王毅報了南開大學一個碩士研究生班,專門學習世界經濟;1999年,又到中國外交學院就讀,學習國際關系。那幾年,他的學習強度非常大。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有個判斷,“十八大以后,中國外交實現了比較大的轉型,從‘韜光養晦’轉向‘奮發有為’。但這是一個不容易的過程,既不能被民族主義、民粹主義操縱,也不能坐等大國地位的到來,需要外交官挺直腰板,主動爭取。”

 

作為享譽東南亞的國際問題專家,鄭永年給予王毅高度評價:“他是個有擔當、有思考、有執行能力、善于斗爭的外交官。有些國家希望中國越軟越好,便批評王毅。但是非面前,要以爭取到多少國家利益為標準,而不是別人說好不好為標準。美國的利益怎么爭取來的?俄羅斯的利益怎么爭取來的?如果外交官軟趴趴的,who cares (誰理你呀)?西方希望中國是熊貓,不希望中國是龍,然而切記:熊貓只有觀賞價值。”

 

 

 
 

王毅簡歷

 

19691977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知青

19771978郵電部情報研究所工人

19781982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亞非語系學生

19821989外交部亞洲司科員、隨員、副處長、處長

19891994駐日本國大使館參贊、公使銜參贊

19941995外交部亞洲司副司長

19951998外交部亞洲司司長(其間:1997.081998.02赴美國喬治敦大學外交研究所訪問學者)

19982001外交部部長助理兼政策研究室主任(其間:1998.04南開大學在職研究生班世界經濟專業經濟學碩士畢業,1999.09外交學院國際關系專業博士學位畢業)

20012004外交部副部長、黨委委員

20042007駐日本國特命全權大使

20072008外交部常務副部長,黨委書記

20082013中共中央臺灣工作辦公室、國務院臺灣事務辦公室主任,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成員()

2013–外交部部長、黨委副書記,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成員()

 

王毅現任職務: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成員,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部長。

 

 

        注:此文系綜合多家媒體報道文章編輯而成。在此向發布信息媒體表示感謝。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13)
86.7%
踩一下
(2)
13.3%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组六杀号最准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