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知青史庫 >

那座山坡上的知青墓

時間:2018-04-08 01:12來源:網絡文摘 作者:夏娜迪 點擊:
《高考1977》的電影熱播,我們都知道那一年的高考,改變了好多知青的命運,改變了他們之后的生活軌跡。姐姐本來也可以在這一行人中間。可是在1977年的10月24日,她的生命融入江西的紅色土壤中。
 
圖片來源網絡
 
       上海東方電視臺新老娘舅劇組作為向國慶獻禮,推出“柏萬青,我的江西歲月”專題片。
 
       片子在開頭的時候畫面上是柏萬青一行在江西鄉下的一座山上,為一個已經逝去的上海知青掃墓。屏幕上的鏡頭大大地定格在墓碑正前方。墓碑上的字清晰可見:夏惠迪同志之墓。夏惠迪就是我的姐姐。
 
       我姐姐原是上海市三女中68屆高中畢業生。從學生時代起她就是熱心于學校的公益事業。在上小學時,它是少先隊的中隊長、大隊長。進入中學以后,很快就成為共青團的一員,并長期擔任學校的團干部。她在擔任學生干部的同時,不放松自己的學習,拿回家的成績報告單,父母看了總是瞇瞇地笑。家里在她下面還有3個弟弟和1個妹妹。在弟妹的眼中,姐姐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在我們學習上碰到困難時,姐姐又是我們的老師。在父母眼里,家中的長女幫助父母處理內外家務事。父母有事都要與她商量決定。父母對她有很高的期望。希望她在高中畢業以后,考入師范大學,將來當人民教師。
 
       1969年3月8日,姐姐與我一起下鄉插隊。來到江西黎川潭溪公社文青大隊青山小隊。插隊的生活充滿艱辛和艱苦,就如柏萬青在片中所述那樣。但是我的姐姐碰到的困難還要多得多。姐姐在上小學時,因為生病,曾經休學兩年。后來的學生生涯一路過來,學校照顧她的體質,體育課全部都是免修不上的。可是到了江西農村,就沒有照顧免修了。她和其他知青一樣,同農民一起早出晚歸,在田間辛苦勞作。她長得高高的個子,有1米76,戴著700多度的近視眼鏡。
 
 
圖片來源網絡
 
       這樣的田間勞動可帶來常人沒有的磨難。插秧時節,從早到晚彎著腰,一天下來回到家里,直不起身板。在你累得不想動的時候,還要自己動手洗衣煮飯,還要到自留田里澆澆水施施肥。每天下飯的菜得靠田里長出來。在赤日炎炎的夏天,在田里收割下成熟的早稻,又播種下晚稻。割稻脫粒都是靠手工人力硬做的。每天收工回家還要挑上兩籮筐濕的稻谷,交到生產隊的倉庫。再去田里背回一個又大又沉的木桶。木桶是脫粒摜稻用的。姐姐由于帶著眼鏡,身上的汗水濕氣把鏡片上了一層白白的霧,這時的她只能靠大概做各種動作,因為眼睛都看不清了,夏天勞動時,身上、腿上、手上都沾滿了泥水。要找個干凈的地方擦一下眼鏡都不可能。
 
       在繁重的體力勞動、艱苦的生活雙重壓力下,前途又毫無希望,經濟上沒有任何來源,人的承受能力遇到了極大的挑戰。知青朋友都在通過自己的各種渠道,努力來改變自己的處境。姐姐700多度的近視眼,原本可以搞病退的。但是她幫我先辦了病退,當時平民百姓的子弟,搞病退是唯一可以試著走走的路。盡管這條路是非常難走通的。
 
       “四人幫”倒臺以后,新的黨中央對知青問題重視起來。社會上開始傳播取消推薦上大學,要恢復考試入學。這對平民百姓來說又是一件大好事。我們得知這一消息以后,非常的高興。姐姐每次來家信,都是要求幫她收羅學習復習的資料。家里三天兩頭的在郵局往江西寄“印刷品”。這一時期上海、江西兩地家信中唯一的話題就是復習迎考。
 
圖片來源網絡
 
      姐姐來信上說家里寄去的各類試卷她做起來不是很難,就是偶爾有個別難題稍微多用一些時間,也就破解了。她還很高興地告訴我們,她會不放松學習一定要努力加油。她還幫助一些初中的知青朋友溫習功課。
 
       1977年秋收季節到了.農村開鐮收割,秋糧入庫也是一年中的大事。縣城里的運輸車隊每天忙著到各隊各鄉去運輸農民收獲后交給國家的公糧。
 
       姐姐這時已經在公社的知青社辦廠任會計。知青社辦廠是國家在近年里為改善知青生活,才剛剛興辦起來的。廠里利用江西地方上的木材、竹材資源,在廠里加工一些簡單的電器上的小配件,比如接線盒什么的、竹制扶梯等等。十月份的時候,廠里根據上海長寧五金交電公司的訂單,已經制好完成了一批成品。廠里因為聯系不到運輸的車輛。無法送火車站托運。產品已經堆積在倉庫好幾天了。上海方面來催貨的電報一封連著一封。后來的催貨電報已經明顯表示再不發貨他們要另辟門路,不要這批貨了。廠里領導也很著急,廠里等著成品發往上海。回籠貨款后,等著這筆錢用。就這樣,廠里領導找到了我姐姐。要她幫幫忙,因為姐姐在縣交管局車輛調度都有熟人,姐姐為廠里的事,二話不說,就趕到縣城去了。車隊調度前幾天就知道潭溪的社辦廠要用車,因為車輛全部下鄉運糧入庫,實在無車可派,今天看到夏惠迪找上門,調度拉不下面子,只好接受下來。調度說,昨天剛好有一輛車從一線停下來,要大修了。明天讓它再跑一次吧,幫你們廠把貨解決了。我姐姐滿心歡喜,回公社交差了。當然廠和社的領導,也從心里放下了壓了幾天的石頭。
 
       事故發生后,我們才知道那再跑一次的車是有了小毛病,停下準備大修的車子。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滿載貨物的卡車就上路了。從黎川到光澤縣火車站,沿途都是高山峻嶺。山路曲曲彎彎,其中有一段路是很危險的,連著有十幾個彎道。公路的一邊是高山,一邊卻是深澗。駕駛員在這一路上都是全神貫注地開車。深怕一不小心出事,過了這事故多發地段以后,就進入了福建省光澤縣的地盤。離光澤還有20分鐘的路時,車輛已經行駛在平地上了,駕駛員在經過一個小時的翻山越嶺之后,到了一馬平川的路上,視野好了,心情也放松了,車輛的速度可能也加快了點,馬上可以到目的地了。就在這什么都好的時候,前方不遠處有個養路工站在路中央,駕駛員見狀使勁按喇叭示意那人讓路,但是這個人沒有離開路中央,他站在那里看著迎面急駛而來的貨車。在人與車快要相撞的一剎那間,駕駛員猛踩剎車,并打方向盤想要繞過此人,這輛本來有小毛病的卡車突然不行了,車子很快翻到路邊的溝里,又借著強大的沖力從溝里躍上溝邊的稻田。然后在稻田里側翻。稻田里正在收割的福建農民被壓在車尾。車子在幾經顛簸的時候,車頭的車門自動打開,除駕駛員外,兩名在車頭的乘客被摔了出去,隨即被倒下的車身壓住……我沒有勇氣再往下寫了。
 
圖片來源網絡
 
       姐姐在人間的最后時刻,身上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她唯一緊緊捏在手中的是一個布袋。后來人們打開布袋,看到的是數學的課本、演算的草稿紙。她可能想利用,火車站卸貨等候的時間里,再用功一下吧。
 
       事故發生后當天縣電報局由于發報員的疏忽,電報沒有即時發往上海。第二天江西等不到上海方面的回應,準備再追加發出一份。這時才知道,昨天的那份還在那邊躺著,趕緊發。上海有關部門知道后,再通知我們家里已經是這天的下午了。
 
       這天上午,我們還收到一封姐姐出事前不久寄出的信。我拆開來信,姐姐滿紙的開心話語,她告訴家里,她的復習迎考準備得很充分,她有信心,叫父母、家里等她的好消息。想著將近十年來的辛苦,終于能熬出頭,幸福的大門已經觸手可及。我心里美滋滋地,迷迷糊糊躺在床邊睡著了。
 
       在夢里,我又回到了生產隊,隊里的婦女和我們一起在屋后的堯家山坡上曬煙葉(后來姐姐的墓地就是在這里),大家有說有笑干得正歡。忽然天邊滾起了烏云。隊長一聲號令,“要下雨,趕緊收煙葉回去!”,一眨眼,山坡上的人都跑的無影無蹤,剩下我們姐倆還在山上。我說,我們快點跑吧。說話間山腳下燃起了大火,火勢很快爬上山野,我倆被大火包圍住了,姐姐說,你快跑。順勢把我一推,我沿著山坡滾落下來,滾出火圈我回頭一看,山上的火勢更猛更大了。姐姐為什么不跟著出來?我急了:“姐姐!姐姐!……”大山響起了回音,姐姐卻沒有應我。我發瘋了大哭大喊,從夢中驚醒過來。頭邊床上已經被淚水濕了一片。自己被這個噩夢搞得身心疲憊,還沒有恢復過來時,家里來了好多人,真正的噩夢來臨了。
 
       家人在事發后的第四天到達黎川縣城。廠里的知青姐妹兄弟已經為姐姐操辦好了一切。
 
       姐姐穿著一身新衣新鞋,靜靜地躺在床上,知青朋友來到姐姐的床頭,輕輕地掀起蒙在她臉上的白布,想要告訴她:“夏惠迪,你家人來看你來了。”就在此刻,人間最傷心的一幕發生了,已經逝去四天的夏惠迪哭了,姐姐她真的哭了。晶瑩的淚水,從她的眼眶里滾落,順著臉頰流下。大家都呆呆地看著這一幕。一位姐姐的生前好友上前,用手帕輕輕地為她拭去淚水,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輕輕地安慰她。姐姐的淚水又一次流出。
 
       這個情景我已經深深地烙在了心上,無法抹去,永遠都忘不了的。
 
       寫到這里,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內心有著針刺般的疼痛。我不知道人死后還會流眼淚,但我相信,這是夏惠迪潛意識中等待親人的堅持,她是多么留戀這個世界啊,因為她尚處于人生最美好的季節,她所經歷的苦難即將過去,她嶄新的人生即將開始,她要迎接夢寐以求的高考,她要回到父母親人的身邊,她要走上人民教師的講臺,她……
 
       可這一切,在瞬間化為一縷青煙,彌散在流淚的天空。我相信那是天堂的眼淚。沉默的我,耳邊不由響起了凄美、憂愁和傷感的《丁香花》:
 
       “……當花兒枯萎的時候,多么嬌嫩的花,卻躲不過風吹雨打,飄啊搖啊的一生,多么美麗變成的夢啊,就這樣匆匆的走了,留給我一生的牽掛,那墳前開滿鮮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你看那滿山遍野,你還覺得孤單嗎,你聽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愛的歌謠啊……”
 
       《高考1977》的電影熱播,我們都知道那一年的高考,改變了好多知青的命運,改變了他們之后的生活軌跡。姐姐本來也可以在這一行人中間。可是在1977年的10月24日,她的生命融入江西的紅色土壤中。
 
 
 
長眠在黎川紅土地蒼松翠柏間的夏惠迪之墓
 
 
       在天堂的姐姐,你不會再寂寞了吧。人們都記住了你的名字,一個上海赴江西的插隊落戶的知識青年,她叫夏惠迪。
 
       五十年代出生,和平歲月走來的天真歡快的年輕人,以自己孱弱的身軀,塑造了“上山下鄉知識青年”這個特殊的群體,他們從城市到農村,從學生到農民,是人生道路上一大轉折,經歷了一場極為艱難的磨煉。她們付出了青春歲月和年輕生命為代價。現在大多數知青已經進入安閑,舒適的退休生活,真的是來之不易。
 
       我們要學會珍惜,要學會寬容,要學會感恩,更要學會回憶。真實地體驗我們現在的生活,無論它是喜怒哀樂,還是酸甜苦辣。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组六杀号最准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