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知青歲月 >

知青生活的苦與樂-----也論我和我的“牛”朋友

時間:2014-11-14 04:02來源:博客文摘 作者:石志紅 點擊:
我相信,無論下鄉時間的長短,地方是否相同,但只要你曾經是知青,就一定有著自己不同尋常的經歷和鮮為人知的故事。今天我在這里想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大家聽,與朋友們分享我知青生活的苦與樂。

 


知青老照片:1972年夏攝于黑龍江湯原農場
 

      我叫石志紅,是一名1968年下鄉到黑龍江省858農場的北京知青。下鄉的第一天被分配到原副業隊(后來與加工廠合并成十八連),自此直到調回北京前,就一天也沒有離開過那里,直到1993年的夏天,在我下鄉整二十五周年的日子,我接到了調回北京的通知,從此結束了自己長達二十五年的知青生活,回到了闊別已久的家鄉---北京。


      我相信,無論下鄉時間的長短,地方是否相同,但只要你曾經是知青,就一定有著自己不同尋常的經歷和鮮為人知的故事。今天我在這里想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大家聽,與朋友們分享我知青生活的苦與樂。

 


 


      記得從很小的時候起我就經常聽到一句話,叫做“對牛談琴”,每每碰到不聽話的孩子或是不容易溝通的人時,大家就會無奈地說上這么一句:“唉!真是對牛談琴”。說實話,我對這句由來已久的話的別樣理解,是在經歷了多年與牛朝夕相伴的日子以后,才有了不一樣的新體會。在此說出來和朋友們分享討論一下。對了,還忘記告訴大家,我前半輩子的工作是和牛有密切關系的,和牛打了半輩子的交道,也許就是因為這些年的與牛相處,相依相伴,才使我更加了解它們,喜歡它們,并和它們結下了不解之緣。

 


 


      記得剛下鄉時,我被分配到畜牧班飼養奶牛。也正是因為這種最初的磨練,在改革開放以后為了減輕連里的壓力,我響應號召加入了個體養牛的行列,從而確定了自己這半輩子和牛在一起的經歷。也許正是因為有了這些經歷,才使我更加的了解牛的喜好并和它們有了說不清的感情,也想表達一下我內心對“牛”朋友的喜愛和贊譽。


      其實牛為人類所做的貢獻和它們的品格還是被大家所認可的。比如人們常說的“俯首甘為孺子牛”、“吃的是草,擠的是奶”等等,這些都是對牛的贊譽。但是,我今天想說的是我們還是在有些地方不了解牛的,并且低估了它們的智商,它們聽不懂我們彈的琴,并不全是牛的錯,而是我們沒有足夠的耐心,或是缺失一點能讓牛聽懂我們所彈的曲子的能力罷了,不然現代科學家是如何通過音樂讓牛多產奶的呢?我以一個普通養牛人的身份,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體會來給大家講兩個真實的小故事,以此來為“牛”朋友們說點公道話吧。


      要說這件事發生在二十多年前了,可我如今依然有歷歷在目的感覺,始終也不能忘懷。記得那時在我家養的牛群里有一頭叫“大黑”的牛,是一頭非常聰明又有人情味兒的牛。它是牛群的領導,所有的牛都聽它的話,跟著它一起行動。那時我每天放牛的時候都會順便撿一些干樹枝,捆起來扛回家燒火做飯用。但有時樹枝較長,扛在身上很不好開門,何況我前面還趕著一群牛,無法在第一時間走到門口去開門。每逢這時我都會對大黑說:“你要是能幫我開門就好了”。誰知幾天后奇跡真的發生了。有一天放牛回家,到了家里的柵欄門前,我真想快走幾步去開門,卻突然看到大黑正用它的角挑住柵欄門然后用力地往后退,把大門打開了。隨后還回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在說:“我厲害吧!”然后就大搖大擺的帶領著牛群走進了院子。我當時真的有些驚呆了,卻又想這也許是很偶然的意外吧。但是從那天起,大黑每次回家時都會主動把柵欄門打開,然后看我一眼,再領著牛群往院子里走。我真是既震驚又高興。大黑真的聽懂了我的話,很感謝大黑為我所做的事。

 


 


      要說這一次是感謝,還有一次就是感動了。記得有一年的秋天草已經枯黃了,失去了鮮嫩的口感,牛也不太喜歡吃了,而旁邊的玉米地里,卻散發著成熟玉米的芬芳。牛群抵不住玉米的誘惑,常常想偷偷地跑到玉米地里去解饞,便會小心機地跟你打起了游擊戰。它們會用迂回戰術,裝模作樣地往相反的方向走,然后趁你不備一頭鉆進玉米地里;或者用假象迷惑你,裝作要休息的樣子臥下來,等到你放松警惕時它再一躍而起,用百米沖刺的速度奔向目的地。所以秋天的牛是最難看管的,每年秋天也著實讓我很是費心。而就在這困難的秋天里,發生了一件讓我感動一生的事。有一天放牛的時候我的頭暈病突然犯了,一步也走不了,只好順勢躺在了地上。當時我真是心急如焚,想著我不能看住了它們,一旦它們不聽話跑去玉米地吃人家的玉米怎么辦呀!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現了,我家所有的牛在大黑的帶領下沒有一頭去玉米地,而是圍了一個圈,把我圍在中間。我當時的心情真的是沒有辦法用語言來形容,不禁熱淚盈眶,心里除了感動還是感動。就在一瞬間,它們和我的距離近了,關系改變了,從此我和它們感覺成了相知相伴的最親近朋友。


      就這樣,我和我的“牛”朋友們相依相伴共同渡過了我人生中最難忘的二十五年(1968年——1993年),在記憶中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也讓我產生了想替牛來鳴不平的想法,想用我的親身經歷和感受來替它們說句公道話。“對牛彈琴”這話真的是有待商榷啊!回北京后我的工作依然是和牛打交道,直到退休。可以說我這一生從來就沒有和牛分開過。退休了不能和牛在一起了,為了能經常看到它們,以解我的戀牛情懷,家里在裝修的時候我專門買了印有奶牛的瓷磚貼在家里。每次看到瓷磚上可愛的小牛,我就會想起我的大黑,和那遠去卻無法忘記的知青生活。感謝大黑,感謝知青生活,讓我的生命有了如此美好、溫暖的回憶。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9)
90%
踩一下
(1)
1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组六杀号最准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