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知青文苑 >

臧小平:花生米的記憶

時間:2019-06-10 14:56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臧小平 點擊:
我們全家都是花生的“鐵桿粉絲”,尤其是從小生長在盛產花生的齊魯大地的父親臧克家,更視它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佐料。父親平時非常儉樸,從無奢求,但對于花生米卻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

 


 

       前幾天,在高中同學的朋友圈里看到一篇短文,將花生排在延緩大腦衰老食品的榜首,稱贊它為名副其實的“長生果”,這讓我長了知識。花生為大眾所喜愛,這早是不爭的共識。在近來大力提倡養生之前的不知道多少年,它就已經是人們的口頭之好。老百姓喜歡它香噴噴的味道,大約更甚于它的養生功效。


       讀罷短文,看著文章后面老同學們的留言,不知怎的,像被撥動了心弦,于是,七十年人生中有關花生的種種記憶,如潮水般帶著依舊鮮活的影像和聲響,一下子涌到眼前。


       我們全家都是花生的“鐵桿粉絲”,尤其是從小生長在盛產花生的齊魯大地的父親臧克家,更視它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佐料。父親平時非常儉樸,從無奢求,但對于花生米卻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他這個山東人幾乎每天吃飯都離不開“小三樣”——大蔥、大蒜、花生米。


       父親從不把好東西據為己有,美味佳肴全家共享是他的生活原則。當他那個專門儲存花生米的灰色瓷罐中有了儲備,每到午餐或是晚餐的開飯時間,他就從里面抓出幾大把,放在舊信封中帶到飯桌前,在每個人的飯碗邊放上一小把,就連我家的保姆也從不落下。看到我們香甜地嚼著他分發的花生米,他的臉上總會綻放出滿足的笑意。


插圖  呂亦文


       然而,需求多,供給就成了問題。尤其是在“三年困難時期”和憑票證供應花生的歲月中,僅靠每年春節一家只給半斤花生的那點量,哪兒能滿足、慰藉我們的口腹之需和思念之情?好在我們的大家庭是個和睦溫暖其樂融融的集體,父親的這點愛好,早成了身居濟南的我大哥一家的關注重點。每隔一段時間,大哥大嫂就會買來新鮮的長生果,由我大嫂親手炒制成五香花生米,一袋一袋源源不斷地郵寄過來。于是,父親的灰色瓷罐仿佛成了傳說中的寶物,里面的花生米掏也掏不完。父親總是夸獎我大哥大嫂的孝親之情,這花生米的“專供”就是其中一個生動的例證。不僅如此,在我奔赴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的那些年里,大哥大嫂的花生米也多次給我帶來驚喜,為北大荒的艱苦生活增加了香甜和溫暖。
 

       尤其難忘的事,是在我不滿八歲的童年。或許由于父親的基因遺傳,我從小對花生米也很鐘情。即使是那年和不滿周歲的妹妹同時得了百日咳,這個嗜好也沒有改變。父親怕整日咳個不停的我吃花生嗆到氣管里,就拿了一把比較鋒利的小刀,坐在桌邊耐心細致地將一個個花生米切成極小的顆粒,再一點點喂到我嘴里,還不住地叮囑:“慢慢吃,仔細嚼。”如今,六十二年過去,父親為我切碎花生的瘦削身影就在眼前,口中依然有余香縈繞,耳畔還響著他飽含深愛的叮嚀。此刻,我多想回到那幸福的童年!


       有關花生米,在我的記憶中并不都是父慈子孝親情滿滿的故事,也有令我唏噓至今的往昔。


       非常歲月中,我們這撥“老三屆”中學生天南海北地被吹散在四面八方,利用探親回京的機會和朋友們一聚,在當時真是令人期盼的事。那年,我和幾位難得一見的友人相約同游動物園。多年不見,大家可都安好?這是我一直縈繞于心的掛牽。離家前,我找到一點兒已經有些異味的花生米(寫到此處不免有些困惑:這樣寶貴的東西,當時怎么會放到有了味兒而未入口腹之中呢),放在一個小信封里,準備帶到動物園去喂那些可愛的小動物,給這次聚會增添一點點樂趣和歡笑。青年人的團聚,又在久別之后,那種友情的純真熱烈自不必說。邊走邊聊漫步至猴山前,我掏出裝花生米的小信封,拿出幾粒投向正在嬉戲的小猴子。大家被它們爭搶食物的情景逗樂了。不經意間,這包花生被一只手拿了過去。我回頭,是Z君。只見他從小信封中倒出一小把花生米,我以為他會如我一般地投向猴群,誰知他把花生米一下子放入口中,我還來不及阻攔,他就十分享受地嚼了起來。然后……然后他悄悄地把這個小信封塞進自己的衣袋。我趕緊把臉轉開……


 


       Z君,北京市原重點男校老高二學生,勻稱瘦高的身材,明亮的雙眼在鏡片后閃著睿智的光。出身于高級知識分子家庭的他,身上散發著儒雅而又陽光的朝氣。Z君多才多藝,手中的弓弦一揮,流淌出的小提琴曲《北風吹》聽得人如癡如醉。但是那些年,一直在外交戰線工作的雙親受到沖擊,壓得全家人透不過氣,Z君和弟妹們生活窘迫,聽說有時一天吃不上一頓飽飯。我真恨自己為什么不多帶些美味的好花生米和零食,讓他在團聚時和大家一起盡情享用。
 

       目睹這個其他人都沒有發覺的小插曲,我沉默了。他把我帶來喂動物的花生米揣進兜里、又怕別人看見的神情,真是難以用文字形容。他是個那樣優秀的一米八幾的年輕人啊!我的心如灌鉛般沉重。抬眼望望身邊的朋友,他們中間還有沒有與他境遇相同的第二位第三位“Z君”?

       一小包已經有些變味的花生米和一件極小的事情,卻讓我品味出那段非常歲月中人們所經受的苦難。它在我有關花生米的諸多記憶中,添加了別樣的滋味和內容。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欄目列表
推薦內容
组六杀号最准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