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知青網

當前位置: 主頁 > 知青藝術團 >

首部微電影演繹陜北民歌《東方紅》

時間:2017-03-27 04:19來源:新華社 作者:高夢月 點擊:
近期,陜北籍電影導演何志銘將這個普通農民創作《東方紅》的故事搬上了熒幕,并憑借該片,獲得第五屆中國國際微電影節最佳導演獎。談及獲獎,他說,我與故鄉血脈相連,我是用鄉愁在創作。

 

 
 
 
 
  “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半個世紀前,陜北農民李有源面對解放區的太陽有感而發唱出的這首歌,響徹了整個中國。近期,陜北籍電影導演何志銘將這個普通農民創作《東方紅》的故事搬上了熒幕,并憑借該片,獲得第五屆中國國際微電影節最佳導演獎。談及獲獎,他說,我與故鄉血脈相連,我是用鄉愁在創作。
 
  要讓一詞一句都有出處
 
  “火紅的太陽漸漸從莽莽群山中升起,破除了陜北高原冬日清晨的嚴寒,萬丈光芒溫暖的照在了李有源身上,他面對著太陽熱淚流淌。”這是將全片推向高潮的一場戲,何志銘提起這些鏡頭仍興奮不已。“太陽和人的關系,實際上就是共產黨和人民的關系,是陜甘寧邊區與李有源的關系。”何志銘說,只有追尋李有源一生的軌跡,才能讓觀眾理解一個普通農民如何能寫出大時代的頌歌。
 
  從陜北民歌《探家》《麻油燈》到《白馬調》《移民歌》,《東方紅》的最終形成經歷了漫長的演變過程。為了尋找到這一詞一句、一聲一調的來歷,何志銘查閱了大量的資料,走訪了各類專家與李有源的后人。“最需要下功夫的不僅是拍攝,而是生活原型的歷史真實性,并如何與微電影所反映的藝術真實無縫對接。”何志銘說。
 
 
微電影《東方紅》劇照
 
  抱著這樣嚴謹不茍的拍攝態度,何志銘及劇組人員在黃土高原的刺骨寒夜中等待太陽初升;為了還原場景制作一條標語通宵達旦;在棗樹林里補拍夜戲,被撲面棗刺劃傷了臉頰,割破了衣褲……
 
  這些努力,最終使影片收獲了業界與觀眾的認可。李有源的孫子李錦鵬觀看了電影后,眼含熱淚地對何志銘說:“反映我爺爺創作《東方紅》的影視作品很多,但最真實的還是這一部。”
 
 
  影片只是能看見的冰山一角
 
 
  “我曾在電影攝像機旁站立了十多年的時光,但壓根沒想到自己能當上導演。”接過第五屆國際微電影節最佳導演獎的獎杯,何志銘動情地說。
 
  何志銘1952年出生在陜西榆林一個貧窮的泥瓦匠家庭。小學畢業因為交不起三塊錢的學費而輟學,從此再沒能踏入學校的大門。19歲遇上西影廠招廚師,他背起行囊來到西安。“當時沒人愿意干廚師,但我來了,因為我覺得自己不會一輩子都做廚師。”
 
  少時貧窮帶來的自卑感始終籠罩著何志銘,也使他心里升起了強烈的改變自己命運的愿望。他開始大量的閱讀,一有時間就去廠后的小樹林讀書思考,周末掏兩毛錢在大雁塔公園品讀唐詩宋詞,三伏酷熱,三九嚴寒,始終如一。沒錢訂報買書,他就剪報紙抄書,一堅持就是二十多年,家中摞起了兩尺多高的讀書筆記。
 
西安電影制片廠導演何志銘
 
  西影廠的歲月讓何志銘對電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抄寫了30余本影評筆記,反復觀看經典影片,仔細揣摩。看到別的導演拍戲,就站在旁邊猜鏡頭,從最初的不著調到漸漸能八九不離十。美工、道具、場記、助理……幾十年來,何志銘幾乎干遍電影業所有行當,直至現在成為國家二級導演。
 
  “電影對導演的學識要求是嚴酷的,藝術作品的思想深度,在于創作者大量讀書與歷史學識的吸收。觀眾看到影片只是創作的冰山一角,無數看不見的積累與付出,都沉在了海底。”何志銘說。
 
 
  原生態是地方類電影的生命所在
 
 
  當陜北民歌手李政飛唱出那一嗓子《東方紅》,何志銘心里的李有源與眼前這個年輕后生重疊在一起。他知道“這事兒成了”!
 
  盡管李政飛之前并沒有任何表演經驗,何志銘依然堅持用他作為李有源的扮演者。與此同時,李有源愛人的扮演者方小菲也是來自陜北神木的民間歌手。她在劇中塑造的陜北姑娘“臘臘”熱情潑辣、善良純真,令人印象極為深刻。
 
  非科班出身的他們身上并沒有表演的痕跡,而嘹亮的嗓音又能讓他們隨時隨地唱出原汁原味的陜北民歌。“這種本色出演的狀態非常符合電影中所要展現的普通陜北農民的形象。”何志銘說。
 
  此外,劇中其他角色何志銘也堅持讓陜北演員和當地的老鄉扮演,為的是那一口地道純正的陜北話。近年來,表現陜北題材的影視作品很多,但能講好方言的鳳毛麟角。“原生態是地方類電影的生命所在,在細節處必須下足功夫。”何志銘說。
 
  陜北說書、娶媳婦、扭秧歌……原生活場景,原故事復原,電影里時時透出陜北文化,黃土高原上特有的山梁溝壑、樹木,窯洞、土炕、歷歷再現。雖短短十幾分鐘,卻包含著人文,地理、風俗、飲食、服飾等眾多地方風味濃郁的元素。
 
  為了為心中的故鄉留下更多的影像,幾十年來,何志銘跑遍了陜北的溝溝壑壑。“黃土高原離太陽很近,母親河黃河從腳下流過,這里的人們簡單直率,大愛大恨,勤勞質樸。家鄉的一人一事,一草一木都刻在我心中。”何志銘說。“我希望用我的鏡頭,為陜北寶貴的文化元素留下一些印記,讓更多的人來熱愛和保護這片土地上的文化。”
 
 
      原文題目《首部陜北民歌微電影《東方紅》導演:用鄉愁在創作》  2016年4月25日 
 
(責任編輯:東岳)
頂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组六杀号最准的公式